励志文章 励志故事 励志名言 励志语录 励志歌曲 励志句子 青春励志 学生励志 人生励志 励志人物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文章

清酒之言谈傲慢

时间:2016-10-16 15:52:20来源:励志网 发布:励志文章 点击:

闲来无事,品上一杯清酒,今天景山小爷跟大家说些什么呢,今天景山小爷要跟大家说的,是关于傲慢的话题。小爷我且倒上一杯清酒,喝上一口,你且慢慢的听,听我说来。

不知大家是否有这样的感觉,就是,在比你地位高的人面前你感觉到自己好像低人一等,以及,在比你有钱的人的面前,你感觉自己好像抬不起头。仔细想想,是否有这种情况。这是一种感觉。第二种感觉是这样,不知大家是否有,那就是,在比自己地位低的人面前好像高傲的不得了,以及,在比自己没钱的人面前好像得意洋洋。这种感觉,不知大家是否也具有。今天,小爷我说的,就是围绕这点展开的。

我们为什么会傲慢,仔细考虑一下,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非常傲慢,这一点,不知大家有没有去想过?我们之所以这么傲慢,是因为,我们感觉到,自己好像有了别人没有的东西,所以就感觉,自己非常了不起。比如,我们比别人更有钱,然后,我们就看不起那些没我们有钱的,我们把他们称为屌丝。我们用这种具有调侃并讽刺意味的词语来把使自己得到提升,以使自己仿佛脱离他们这种层次。这是虚荣心在作怪。说的深邃一点,就是不懂事。有一句话不知大家是否听过,是俗语,这句俗语这样讲到,说满瓶的水不响,半瓶的水咣当。还有一句是小爷我本地的方言,叫做,刷锅把过河,假装大头虾。这两句话的意思说的都是,傲慢这种心理是不懂事的表现。

如此,我们就知道了,我们多少人,是不懂事的,我们虽然看起来有二十几岁、三十几岁、四十几岁、甚至五十几岁,但我们在这方面却还表现的像个小孩一样。说到这一点,小爷我也需要反思反思,因为小爷我不止一次的在看待没有我厉害的人面前对他们予以蔑视嘲讽,这一点,不好,需要注意并改正过来。因为,小爷我了解,虽然我们或许比别人拥有了一些有利条件,但跟浩淼的宇宙比起来,我们这些有利的条件,真是连泥土都不值,如此,我们还有什么好傲慢的。

但是,如今的事实却是如此,不少人都希望自己可以傲慢,甚至连那些捉襟见肘的人也想可以傲慢。小爷我还尤为清楚的记得,在小爷我当时还读高中的时候,那时,有一个学习非常好的同学在强化班里就读,他于是便仗着自己是强化班里的头衔,就将小爷这类普通班里的同学不放在眼里。每次遇见这同学小爷我总是顾及同学的情谊对他打声招呼,但他的表现却是装着没有听到。于是就有别的同学和小爷我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了。因此,小爷我就对这类高傲的人充满怜悯以及同情。古语有云,贫贱之交不可忘。意思是说,贫穷时结识的朋友,不要等到富贵之后因为嫌弃他们的出身而不跟他们来往了。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比傲慢更有价值的,是谦虚、和谨慎。

但,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就是天才,天才是极其傲慢的,索性,景山小爷我不是天才,因此,小爷我不敢傲慢,我们看到,我多少天才是傲慢的,比如,以前的尼采,以及,逝世的乔布斯。对于像他们这种天才的傲慢,其实说实在的,我们更应看到的,是他们所做的贡献,因为一般来说,天才的傲慢伴随而来的是极度的孤独,极度的孤独,创造而来的,是丰硕的成果。除非天才,否则傲慢只能拖人下水。

傲慢常常的表现是炫耀,各种炫富,炫耀名车、名表、名牌、名声、头衔、职位等。以前有个叫勃烈日聂夫的,他把军章满满的挂了一身,徒叫人笑叹。其实,傲慢的人,缺少的是眼界,开阔的眼界,以及,永恒视野,如果他们这群人能多听听景山小爷说话,他们就能够学到这种开阔且永恒的视野。论到炫耀,其实他们丧失了自主。炫耀者们被他们所炫耀的东西控制,他们以为通过炫耀的手段得到了满足,其实永远也不满足,因为一切的满足,只有几分钟,最长的,也只能维持一周。一旦时间一过,他们就又不满足了,这一点,小爷我是深有体会。因此说炫耀是使炫耀者本身被炫耀控制住了是不假了的。那么如何能够得到永久的满足,唯有听景山小爷说话,你就能永远感到满足。

好了,小爷我今天说的,就是这么多,记住,回过头来再看一遍小爷我今天说的,去掉你们心里肤浅的虚荣,全心全意听景山小爷对你们说的话,因为你要知道,景山小爷对你说的话,是为了,能够让你能够得到永久满足景山少爷/2016.4.26

以文会友,景山少爷,微信:132783523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顶一下
0%
返回首页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化缺陷为美丽

    梅兰芳年轻的时候去拜师学戏,师傅说他生着一双死鱼眼睛,灰暗、呆滞,根本不是学戏的材料,拒不收留。

  • 年轻不去折腾,你活着干嘛?

    当你意识到生命有多宝贵的时候,你就会特别惜命,但惜命最好的方法不是养生,而是折腾自己,把自己的生命淋漓尽致地燃烧透了:        2015年年初的一场“咳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