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文章 励志故事 励志名言 励志语录 励志歌曲 励志句子 青春励志 学生励志 人生励志 励志人物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文章

树立男人阳刚精神,回归社会道德本性

时间:2016-10-16 15:52:20来源:励志网 发布:励志文章 点击:

今天被主流追捧的所谓精英男人,不是奶油小生就是在微博上胡言乱语,毫无文学素养以及社会责任感,在厚着老脸乱说的。如今的所谓成功人士,或是开着豪车、洒着香水、喷着发胶和极度自恋的毫无品味所谓上流阶层。在今天的中国,这些男人身上本身应该有的雄性特征,却不被人推崇,高仓健、许文强之类有阳刚之气的男性没有了市场,取而代之的是名人巨星中的阴柔风尚在盛行。“小沈阳”,女性的一声嚎叫,竟然成了国人的最爱。男人的妩媚,成了消费的时尚。昔日阳刚之气以及粗犷威猛的男人,如今;却变成说话嗲声嗲气,翘着兰花指,穿着色彩艳丽的服装,身上喷着香水,脸上涂着化妆品,遇事畏畏缩缩的伪娘模样。尽管不少人对“娘娘腔”的男人感到别扭,甚至不乏“鄙视”之声。而大喊“男人也是人,有自由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者并不是少数。潘教授对此也表示赞同。他称,过去男人承担的责任比女人多很多,所以他们的社会地位高,对女人也是“俯而视之”。如果倡导男人个个阳刚,就意味着承担更多的责任,拥有对女人更多的掌控权,这反而是退步;而这种结果是否真的是女性想要的,或许就是问号了。“阴柔美男”走俏银屏,现在的电视真是没法儿看了,到处都是‘奶声奶气’的小男生;近年来,电视台和平面媒体评选的好男儿或超男形象,往往是比女子更阴柔的美貌奶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男性失去阳刚的过程中,人们却从女性中挖掘阳刚之气,男性化的女性往往是超女节目的佼佼者。我不由得担心起来了,好男有外国女模评审来留住了中国男人的阳刚,甚至一定程度上了影响了中国人几千年来中庸的审美观,导致蒲巴甲短信支持率在短时间内迅速上升,可超女靠谁来留住中国女人的阴柔呢?今年超女仍然象去年一样大刮中性风、然后非议不断吗?我无法知道。也许这个答案只有超女的主办方才能给出。超级女声首先应该是“女”,然后才是“声”,但愿我的担心只是杞人忧天。让男人更像男人,女人更像女人,这也许是中国文化实现复兴的一个重要前提,实际上说男人不阳刚,并不是近些年才出现的。近年,电视上“男人戏”流行。《亮剑》、《历史的天空》、《士兵突击》等,收视率都颇高。俗话说,“没什么,想什么”,这一现象就恰恰反衬出现实生活中阳刚之气的缺失。在教育界,不断有人呼吁,要增加中小学里男性教师的数量,要对男孩推行阳刚教育等等。在中国城市的中小学里,女孩也一向占据着优势地位:学习好的多,当班干部的多,参与社会活动的也多。男孩在学习能力和社会活动能力的发展上却都趋于弱化。而近些年流行的选秀节目中,一些男孩也显得很“女性化”,缺乏阳刚之美。过去人们常说,“谁说女儿不如男”,如今的情况下,这话似乎该倒过来讲了。

这是让人看不懂的现象,也是中国的文化之现状。回首20世纪中国记忆中那些动人的女性,无不让人神驰心往。凌叔华的才情画意,林徽音的纯静秀美,于映霞的温温而婉,陆小曼的绝代风华,这些;具有美貌而且还有精神气质的名媛才情万千,傲然自立,人生绚丽璀璨,单少了阳刚气的男人是制造不出名媛的,没有精神气质的男性精英,也不可能产生精神气质和美貌完美统一的绝世佳人。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这是一个很基本的道理。乾坤、日月、男女等阴阳本质特征不能颠倒,否则社会就会出问题。一阴一阳,谓之道。有阴性的柔美,有阳性的刚强,这样才能达到和谐。无论是自然界或一个社会,都必须符合自身的发展规律。当今;中国男人的阳刚之气正在退化,一度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如今已成为记忆中的美好影像。中国有些男人已逐渐丧失了儒雅、倔强、智慧、仁义和勇往直前、自强不息的特有气质,而被当今的这个以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纵欲、消费男色为主流的时代所腐蚀,沦为了没有阳刚精神的群体。八十年代随着电视剧《上海滩》的热播,戴着礼帽,无所畏惧,重情重义,柔情侠胆的许文强成为中国女性的梦中情人,成为中国男人模仿的对象。孟子云:“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谓之大丈夫。”,这是古人对男子汉,大丈夫的最恰当描述。真正的男人应该有侠骨柔情但不要失掉侠骨,一阴一阳谓之道。有阴性的柔美,必须还有阳性的刚强,这样才能达到和谐。中国历史中铮铮铁骨的志士仁人的荡气回肠的故事,曾让无数中华儿女激动自豪。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高仓健的阳刚之气,曾迷倒了多少中国女性,很多中国男性把高仓健当成了心中的偶像。随着中国的崛起,外来思潮的不断涌入,没有了传统文化根的中国人走向了享乐、纵欲、拜金和消费男色时代的倾向。可历史一路走来,今天有些中国的男人无论从骨头、血液、大脑这些内在的生理特征和他们的眼神、表情、言谈、举止,等等外在的表象气质,已与过往时代男人的标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古人的侠骨柔情,“五四”时期的高亢呐喊,上世纪50年代的率真朴素,80年代的纯情浪漫,都从男人身上渐行渐远;某些中国的男人已丧失了精神性、前卫性、正义性、精美性的特征,阳刚之精神已逐渐退化。男性丧失阳刚之气和消费男色的现象,并非是个性的解放和社会的进步,而是引人思考的社会问题。相由心生,价值观决定着男人的气质特征。没有担当,没有“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信念,没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没有“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豪情,没有“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气节,男人怎么能有阳刚之气,怎么能成为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价值观的丧失,是有些中国男性阳刚不在的主要原因。我们的时代其实不缺乏真正的男人,但如何让他们成为主流文化宣扬的主体,树立男人阳刚精神,回归社会道德健康本性,是中国文化建设一大课题。怎样做增强其阳刚之气,不至于过分偏向其女人的一面?如果你是一个单身,你可以尝试一下自我控制,不要手淫。这个建议不是道德上的劝诫。手淫并无甚害处,但它滋育的是女人一面而不是男性的一面。过度的会使男人偏向于他的女人一面。 可以定期做冷水浴、进行身体锻炼和做某种形式的精神修炼,如做祷告、深思或瑜伽,这些活动可以帮助你转移性需求。如果一个男人尚单身独居,通过这些活动,他也会以充沛的激情去寻找性伴侣。 如果你正在尝试戒除性关系,最好不要经常去成人书店或成人影院,因为看成人电视或杂志会使你受到过度的性刺激。当然,适度的刺激是必要的。适度的刺激即不妨碍你暂时戒除性关系又可以使你保持激情。在婚姻关系中留出单独呆着时间。如果你感到为了使自己重新振作起来需要一人独处,那么你可以对别人说不,而不必怀有负罪感。如果你感到不想同别人谈话,不一定非要去同别人谈话。这并不是说你应该一言不发,而是说你应该仔细地选择独处的时间。 如果你很少留出单独呆着的时间,那么你应该尝试一下,尽管这样做会让人感到痛苦和孤独。古时候,男孩子成人之际,要到荒野中独处一个星期,之后他才成为一个男人。这种独处迫使男孩子远离他的母亲,也就是远离他的女人一面,这样才能在自身中生发出雄武之气。 同样,一个男人如果不将自己置身于只凭自身力量求生的境地,他就不会体验到自己男性的力量。勇气来自果敢的行动。平时家里看电视:去看动作片,大屏幕上体验剧烈的动作,对于成年男人是有益的,而当这些剧烈的动作具有非常高的技巧,而且最终是为了保护他人时,对于成年男子则格外有益。 尤其进入七八十年代之后出生的独生子女,娇生惯养的不光是女孩。非常多的男孩从小缺乏足够的锻炼,因为都是独子,来自各方的宠爱于一身。造成了现在中国适婚年龄的很多“男人”男身女态,扭扭捏捏,缺少阳刚之气。  所以造成剩女多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中国缺少真正的男人。被阉割的一代,真的很悲哀。男的缺阳刚,和娇生惯养等等问题有关系,几乎是九零后的一代,跟七零八零圣斗士扯不上关系。事业是男人的脊梁,年轻人的事业不如四五十岁大叔正常,当然也就没他们阳刚了,金钱至上的现在女孩不得不说要求更高了!

中国男人的阳刚和野性到哪去了, 这个话题不够新鲜,之所以提起它,是因为最近稀稀拉拉地看了几集电视连续剧《历史的天空》,里边有一个叫姜大牙的,很男子汉。这个形象充满了令人荡气回肠的阳刚之气,又十分野性,我觉得比起日本的高仓健和美国的施瓦辛格来,这个姜大牙也毫不逊色。很多年没有看到这样的形象了,感觉上既遥远又亲切,所以就有一些莫名的思绪飞扬起来。 男性的阳刚与野性,是天性使然,是男性独具的精神形态。“刚”即“钢”也。不含“钢”的金属,任人弯来拧去;没有“刚”的男性,自然不会刚正不阿。什么是男性的阳刚?《聊斋》里有一则“好快刀”的故事,说,一男子被斩,那脑袋落在地上,骨碌出去很远了,嘴里还喊道:“好快的刀哇”,这当然是很极端的了。阳刚本来与野性是一回事,在文明介入人类社会以后,才有了理性的阳刚和动物性野性的区别。但是,人总是不自觉地表现出动物性的本能,即使在现代文明的条件下,野性也没有完全消失。有时候,我们弄不清楚,男性的某种行为,是阳刚的还是野性的。 大自然在造化万物时有一个很奇特的现象,低级一些的动物,如蚂蚱之类,雌性的个头和力量比雄性的要大,小时侯看到雌雄两只蚂蚱做爱,那雄的骑在雌的身上,犹如一个小人儿骑在骆驼上,看上去十分滑稽。但是高级一些的动物,在个头和力量上,雄性一律比雌性的大,不管是牛马驴骡还是虎豹豺狼,概莫能外,人,当然也这样。作为雄性动物中的人的男性,被自然赋予了保护弱小的义务,因此,其阳刚和野性是与生俱来的,是本色的。男性没有了阳刚和野性,是反自然的。看《历史的天空》插播广告的时候,就去浏览别的频道,恰好看到一场女子健美比赛,那些肌肉隆起、浑身疙瘩肉的姑娘锻炼得像美国硬汉影星施瓦辛格似的,就觉得很好笑。我无意反对健美,只是觉得这种反自然的现象有点怪。你想啊,设若女性都像施瓦辛格似的,男性呢,都变成了侬声软语的娘们,或者像那个雄性的蚂蚱,那怎么办啊? 中国历史上可以称得上英雄的人物不可胜数,但有些英雄人物是很不男人的。同期抗秦的代表人物中有刘邦和项羽,我们并不认为建立了四百年汉朝的刘邦比自刎乌江的项羽更英雄,因为刘邦的“分你一杯羹”的奸诈比起项羽阿房宫阙不惜为之一焚的率性,刘邦的矮小是显而易见的。还有曹操,《三国演义》中描写他刺杀董卓的那一节很耐人寻味。“操急掣宝刀在手,恰待要刺,不想董卓仰面看衣镜中,照见曹操在背后拔刀,急回身问曰:‘孟德何为’?操惶遽,乃持刀跪下曰:‘操有宝刀一口,献上恩相’。”按他出发之前的豪言壮语,此刻是应该大喊一声“娘希匹的你死吧”,我们的历史中充斥了大量不怎么男人的伟人和英雄。而且,一些所谓的英雄以此为借口,掩饰着自己懦弱的本性。我们这个民族多灾多难,推究起来,恐怕中庸之道”和“存天理灭人欲”之类的人生说教难脱干系。

让你无可奈何,爱也不能恨也不是。可是它毫无疑问在销蚀着整个民族的阳刚。 一个男性是否阳刚,可能不怎么影响他在社会的地位和存在,甚至可能混得很不错,然而,一个民族阳刚与否,却是生死攸关的。中国历史上发生的民族性灾难,皆是这样的小人儿太多的缘故,造成了整个民族羸弱、底气不足。 今天,我们肯定不支持架机直撞美国的经贸大厦造成“9、11”灾难的恐怖分子,也反对伊拉克、巴勒斯坦的自杀性爆炸事件,但是,抛开政治因素,我们会想到些什么?有很多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这里,钱,根本不起作用,起作用的是男性的阳刚、野性。欧洲人讲究骑士的荣誉,其实就是男人的阳刚和野性。不要说为了江山和民族,倘若你一不小心爱上我所爱的姑娘,那么我们就决斗吧,谁死了就拉倒。据说,大诗人普希金就是这么死的。我们这个民族也是崇尚阳刚的,古代有一去不还的荆轲,有死不为仕的介之推,近代有狼牙山五壮士,董存瑞黄继光等等。可是,这种崇尚并非是深入人心的,在一些人那里是持否定态度的,特别是在万众一心往钱眼里钻的今天,钱就是祖宗啊,谁去理会阳刚不阳刚的?值得忧虑的是,当民族利益受到威胁时,我们能有多少挺身而出的男子汉? 现代文明是否会改变男性的原始精神形态?换句话说,男性是否会逐渐失去阳刚和野性?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但是,使我们容易想到的是,美国社会的文明程度很高,但是在电影电视和新闻中,男人的阳刚之气随处可见。那个施瓦辛格,就是典型的硬汉形象,他从电影演员做到了加里福尼亚州州长,与其说他是因为德艺双馨赢得了美国民众,不如说他是凭着激情四射的阳刚之气和旁若无人的野性征服了美国民众。还有总统布什,他的执政风格充满了一种硬朗的阳刚。他能够连任,固然有多方面的因素,但是,我觉得,对于男性的阳刚与野性的重视,美国全社会处于一种高度自觉的状态。原因无他,男性的阳刚与野性是民族的灵魂。摩天大厦中培育出来的阳刚与野性和荒山野岭里培育出来的尽管不一样,但是,为民族生存计,“培育”是非常必要的。 我们的社会恰恰缺少这种自觉。刚正不阿的人,往往是失意的人,大量的工于心计、不阴不阳的小人儿倒是春风得意顺风满帆。虽然我们不能说全社会在刻意打造这种不正常的环境,但是,一些并非个别的现象却让人大惑不解。比如,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演艺界推出了大量的明星,可是你掰着手指数数看,我们那些男性明星都是些什么明星?不男不女的、油头粉面的、秃头秃脑的、胖头肿脸的、阴阳怪气的、皮笑肉不笑的,有谁可以当得起硬汉两字?不错,把尘封的历史重新演绎,讲讲北京大宅门的故事天津狗不理包子的故事上海外滩的故事都是可以的,说说许仙哭塔张生痴情潘世美负心也没有什么,而且,即使一个太监式的小丑因为演技高超也可以成为明星的,问题是,13亿人的中国怎么就产生不了充满了阳刚之气的硬汉明星?难道我们的社会就需要花里胡哨嬉皮笑脸?难道我们的精神需求就是建立在对蟒袍玉带的欣赏,对庭院海棠、佛寺钟声的回味上吗?以前看衣着、听声音就能迅速辨出男女,而现在这件事却变得困难起来。男用化妆品充斥商场专柜,性感的男式时装涌动街头,说话细声细气,缺乏自信,遇事就退缩……这一切都在传达一个讯息:男人缺乏阳刚之气,越来越不“爷们儿”了。 是什么夺走了男人的阳刚气?很多年以后才想明白,“阴盛阳衰”或许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源,也是时下社会的显著特征和民族性某一面的体现。反思起来,我们打小的教育可称为助“阴盛阳衰”为虐的体系,它实际上包含了三大系统:阴盛阳衰的教育系统、阴盛阳衰的媒介系统和阴盛阳衰的辅助系统。正是由于这三大系统的互为因果、相互影响、相互贯通,才造成今天中国越来越积重难返的民族性与环境;也正是由于越来越柔弱化的社会大环境和教育环境,才进一步加重了深层次的阴盛阳衰,造就了国家和民族的阴柔比重偏于浓烈,这种亚文化全面压抑甚至是阉杀了男性阳刚,制造出的是数代懦弱和暴戾并存的男人、偏激而嚣张的女人。我们上中学那阵,因80年代初有一段时间“娘娘腔”风靡全国,社会上发起了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寻找男子汉”运动,媒体也是连篇累牍地跟进炒作。因为我们具有真正男性性格特征的男人,经过几十年教育几乎全不见了!以至于现在回首抗战时,看到父辈祖父辈的那种英雄气慨男儿气慨汗颜无地。80年代初一个冷峻阳刚的日本影星高仓健,不知掳获了多少华夏少女的芳心。我们的上一辈,我们的上上一辈,和我们的祖宗,虽饱受宋明理学的侵害阉割,基因里却历来不缺雄性元素。文天祥、史可法可以书生统兵,虽然他们带兵的水平实在不怎么样,却能与纵横欧亚的蒙元铁骑血战连连,最后吟着“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从容就死。反思起来,我们在教学上采取的是从根本上毁灭和压制男性个性的管理方法,表现最突出的就是在小学和初中时期几乎大量任用女学生干部管理男生女生,由于男孩子语言机能、生理发育要比女生稍晚一些,这样做能从小培养女孩自信与大胆,同时达到对男孩个性培养的压制。二是采用了“三化”教学,即,文科化、记忆化、形象化来抑制抽象推理、理解创新、概念判断等教学理念,将男孩子的优势封杀。再在导致阴盛阳衰的系列教材方面采用了与之配套的方法,把数理化教材简单化、文科化和形象化,完全根据女孩特点设计,同时增大英语的难度,语文的偏度,不适应女生的东西一律删除,不适应男生的内容一律保留和继续发挥,至于后果将会严重抑制学生的思维、思考能力的培养则不计。导致阴盛阳衰的还有现行的考试评价系统,一方面采用机械式题海战术、题海作业、死记硬背考试、取消课外活动的办法,压抑男生活泼好动的个性,取代适合于男生学习的理解、推理、创造、抽象、归纳的方法,虽然这种方法对女生有一定不利之处。由于男女生这种不同的天性,现行的教育制度对对男生是一种致命打击;另一方面考试的题型、模式也是完全适合女生的,最明显的就是“高考3+X模式”,这种模式将男生擅长的物理、化学的分值压缩到一张试卷上,数学简单化,同时提高外语试卷的广度和难度,造成男孩成绩劣势的虚状。其实只要分析下二十年前的教材和理科七门课700分总分的高考模式及难度,再对比一下今天的所谓高考,就什么都明白了。这种状态持续到高中,男生智力发育的潜在优势已被扼杀,弱化雌化的个性已经形成。直到几乎不能改变时,才又假惺惺开始“重视”男生。我们今天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是:教育灵魂造成的阴盛阳衰,已经严重摧残了中国男人的雄性阳刚! 一个叫藤田俊雄的日本人在其网上发表的《2015年灭亡中国》帖子中,有这样的分析:“……记得他们的‘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不久,一个支那军人曾经对他们的一群男孩子们说,过去的炮弹在大炮的弹仓里,现在的炮弹在兵工厂的流水线上,未来的炮弹在你们最优秀男孩子的脑袋里。但中国阴盛阳衰的教育,已经使得他们的男人脑袋里没有了炮弹,炮弹都装在大和民族的男人脑袋里!” 藤田俊雄认为这是中日再战灭亡中国的最大基础。中国空军中将刘亚洲在其2005年发表的《甲申再祭》一文中,评点国歌中歌词说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时,说:“猪的吼声是绝望而雄壮的。它一辈子只有在被杀时才发出这最后的吼声。”这也许更能解释中国人为什么总是要到最危险的时候才发出最后的吼声,而且这吼声还是被迫着发出来的。刘亚洲更多的“奇思怪语“也说出了多年郁积在我心底里的话。如:“西方文化是制造天才的文化,中国文化是扼杀天才的文化。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本质上就是一部扼杀天才的历史。”应试教育是不是就是他所指责的事实的极端体现? “中华文明一经成熟就丧失了活力,开始衰朽。” “中华文化的根是一种低成本生存。什么生命顽强?越低下的生命越顽强,如蝼蚁。越高贵的生命越易夭折,如狮子。”“我们民族的繁殖力特别强,有数量没质量。这种繁殖是以退化作为代价的。”“中国人在极权和专制面前是死人。在外国侵略者面前也是死人。”“汉民族就是羊。汉民族的膝盖特别容易弯。既容易向皇帝弯,也容易向敌人弯。”“思想看起来比疆域还统一。但一旦敌人来了,大家立即作鸟兽散。”“一个民族只要干出‘大/跃进’和‘文/革’这两件事中的任何一件,该民族就能进入‘耻辱吉尼斯大全’而永垂史册。” “从甲申年汉族的表现来看,这个民族的核心部分早已腐朽变质。” “甲申年我们已经被开除过一次‘球籍’了。我们在心灵上已经死了,虽然我们在肉体上还活着。” 细细想来,这些话语虽然太过尖锐直接,让本民族的很多人难以接受,却不无道理。有些见识,是属于超越时代的文化大家的见识。可在我们求学成长的那个青葱岁月里,是不会有人教导和向我们灌输这些异端思想的。我们具有的些微异端反叛的萌芽,也早被沉重坚腐的教育体制所埋葬。

顶一下
0%
返回首页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化缺陷为美丽

    梅兰芳年轻的时候去拜师学戏,师傅说他生着一双死鱼眼睛,灰暗、呆滞,根本不是学戏的材料,拒不收留。

  • 年轻不去折腾,你活着干嘛?

    当你意识到生命有多宝贵的时候,你就会特别惜命,但惜命最好的方法不是养生,而是折腾自己,把自己的生命淋漓尽致地燃烧透了:        2015年年初的一场“咳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