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文章 励志故事 励志名言 励志语录 励志歌曲 励志句子 青春励志 学生励志 人生励志 励志人物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文章

相对于相濡以沫的魅力,我更青睐于相忘于江湖的幽香

时间:2016-04-26 15:52:20来源:励志网 发布:励志文章 点击:

时间真的是一剂良药,再重的伤也能结痂。

——2012年9月22日

河水干涸,大地龟裂,两条相爱的鱼为了这份微不足道的爱,彼此吐沫使得生命得以延续。鱼如此,人有何为了?

两个彼此相爱的恋人当面临面包的威胁时,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了?下面是一个小故事,发人深思。

男孩抿着嘴,艰难的说出那句“你决定了吗?真的一定要考研吗?”

女孩完全没有看出男孩的异样,脸上浅浅的笑如夏日里一抹清凉“是啊!我们这个专业考研比较好就业”。

男孩叹了口气,接下来的好几天,女孩没有接到男孩的电话,甚至一个短信也没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女孩的脑海中游弋“他怎么了?”

终于在没有男孩任何信息的第三天,女孩看到男孩QQ上线的提示,女孩很高兴,他终于出现了“你还好吗?这几天你没给我打电话,我好想你”

过了好几分钟,男孩也没回信息,有种不想的预感把女孩紧紧包裹住“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男孩终于开口了“你们考完试了吧?”,女孩知道男孩还是很关心她“今天上午考完了,考得还不错了”

女孩不知道男孩想要说什么?可是对面的男孩眼里盛满泪水“我想了好几天,我觉得我们还是分手吧,这样你就可以安心考研了”

面对这个晴天霹雳,女孩一下哭出声来“为什么?就因为我要考研吗?如果你真觉得我考研导致我们分手,那我不考了”

“我已经决定了,你是个优秀的女孩,我不想成为你的绊脚石”

女孩已经涕不成声,赶紧拿起电话拨那个熟悉的号码,可是再也拨不通了,他就这样消失了。

女孩的世界里没有了男孩,或许是自己极力守护的东西消失了,女孩变得失魂落魄,天天守在电脑面前,等待那个灰色的头像变亮,可是它永远是灰色了。

女孩长这么大,或许没有尝过心痛如绞的味道吧?而现在的感觉比心痛如绞更是加强好几倍,看到男孩的照片,男孩送给她的东西,男孩的味道,泪总是慢慢盈满她的眼。渐渐地女孩喜欢上做梦,梦里他们还是那么幸福,他们在一起。

时间是一剂良药,女孩心里流血的那个地方在慢慢的结痂了,结痂的地方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疤。看到校园里那些幸福的小情侣,女孩微微的笑笑“希望你们勇敢的守护你们的爱”。

心里的伤疤让女孩的心不再完整,她的心再也打不开了。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很久,女孩的朋友都希望她能拥有幸福,想方设法的给她介绍对象,希望她能早点走出那段不堪的往事。可是女孩只是一笑了之,蓦然的离开。

上天怜悯,女孩考上了研究生。可是代价是不是大了点?她以为她能够忘记,可在她23岁生日那天,她收到他信息“你今天过得很开心吧!祝你生日快乐”,女孩迅速拨通那个电话,听到他的声音“你还好吗?”女孩什么也说不出,挂了电话。

“没有你,我不会好”

看完了这个故事,我似乎和这个女孩有了共鸣。不能相濡以沫,那就相忘于江湖,这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洒脱。没有了对爱情的依赖,我想那个女孩应该会变得很坚强,但有时坚强的让人寒栗。

我喜欢梁静茹的《勇气》“我知道一切不容易,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如果当初男孩有勇气坚持下去,那现在的女孩应该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可是放弃自己的爱人,那得要多大的勇气?阿木的《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浪漫如果变成了牵绊,我愿为你选择回到孤单,缠绵如果变成了锁链,抛开诺言,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为爱放弃天长地久,我们相守若让你付出所有,让真爱带我走,为爱结束天长地久,我的离去若让你拥有所有,让真爱带我走说分手,为了你失去你,狠心扮演伤害你,为了你 离开你,永远不分的离去”

说出分手的那个人可能是最痛苦的人,扮演一个让人恨的角色。后来,我问过那个女孩“你恨他吗?”,女孩笑了笑,笑得如冬日里的一抹阳光,“我从来没有恨过他,我要感谢他,谢谢他让我知道曾经有那么一个人深深的爱过我,他会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想现在女孩应该放下了吧,她的笑容不再参杂一丝的无奈,是那样的干净和纯粹。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顶一下
0%
返回首页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化缺陷为美丽

    梅兰芳年轻的时候去拜师学戏,师傅说他生着一双死鱼眼睛,灰暗、呆滞,根本不是学戏的材料,拒不收留。

  • 年轻不去折腾,你活着干嘛?

    当你意识到生命有多宝贵的时候,你就会特别惜命,但惜命最好的方法不是养生,而是折腾自己,把自己的生命淋漓尽致地燃烧透了:        2015年年初的一场“咳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