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文章 励志故事 励志名言 励志语录 励志歌曲 励志句子 青春励志 学生励志 人生励志 励志人物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文章

内心世界的独白

时间:2016-01-03 15:52:20来源:励志网 发布:励志文章 点击:

水洼里倒映着树的影子,深深的,深深的——像一张老人的脸。

大巴车后门口儿堆积着大件货物,人群涌动,我不得不跨过那货下车。一手扶着边上的座儿,一脚刚好跨过去,踩着个单脚儿大小的地儿。另一只脚未落,蹭蹭蹭,一名男子接另一名男子从我身旁下车。略腾空的脚致使我有些惊慌,半响,人走完了——进退两难的我终于走下车。

误以为另一辆公交将芝麻开门,跑了个空,这头车门才开。

呀,那么蜂拥而至也是正常的咯。

我缓缓走到人群后面,保留一些空间给在挤或准备挤的人,做好最后一个上车的打算。

就在我往后退时,边上一名男子往身后稍退,看向我,手稍伸,示意了下。我抿了抿嘴,说不出“谢谢”。轻皱眉头,故作讶异,实则带点疲乏的眼神看着他。他的眼睛,像沙漠中刮起一阵风,微风所掀起的沙。朦胧,模糊,复杂。同样,轻皱眉头。

火车站,客车站等是最能体现“形形色色”的地方。这地方,这国家,这世界,亿万个数不清的人。我们会相遇,会认识;会接触,会错过。即便是在茫茫人海中瞧见一个特别的人,不认识。但因这份“特别”而留下的深刻印象:嘿,没准儿哪天还能猛然想起这么个人呢。多奇妙,大千世界,我们遇到的,哪怕一万分之一,那也是缘啊。实在妙不可言。

对于男性,我最欣赏的一个行为上的细节,就是在各种公共场合中礼让女性。“修养”的确是个高大上的词,很高贵,但并不是为大款们专属打造的。它需要一种环境,但更需要的是,我们自身的学习,对自己的教育。

没错,义务教育,应试考试等所包含的知识并不会广泛应用于生活中。

常有人嘲讽道:“难道你买菜还要用函数?”

过去的过去我也如此,十分嘲讽所谓的“学习”。

但,我们可不要因为中国式教育而死认定学习就是那些课本儿,试卷儿。学习是一种技能,哪一个事儿要干好,不需要学习呢?天生就会的,不用学的,那是人人都会的。没个长进,人类咋发展?就是因为不会,得学,学完了得用。

成长是永不停止的,青春期有成长, 进社会更要成长。

同理可得,领悟,也总归是不够的。

不要总依赖于外界环境,教你什么,给你什么。有时,从外调,倒不如由内而外去变。你要从外界学点儿什么,一定要学。你可以不会,可以学会了还是不会,但千千万万要去学。

我认为教养一半来自外界,如家庭;一半来自内心世界,自我的完善。当严厉的家训变成习惯;当你已司空见惯时,出去走走,日后你定会感谢这份“严”没让你混的丢脸。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背景。也许我穷,你富。

“哦,我做不到。我穷。”

“哦,我哪儿有钱呀。俺们俗人儿,不懂。”

穷与富的观念,早已在人们大脑中根深蒂固。并影响着不计其数的孩子。

每每到经济欠发展的地方,人们的总体面貌,衣着打扮,行为举止所能反应的。对我来说,不是穷,是思想,是文化。

会在挤公交时主动退让的,在电梯门前先让女士进的。有富丽堂皇的,也有破旧的衣服穿到无色的。无论他们这么做的初衷是什么,都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子。不住地赞赏,不住地赞叹。

如果不想被生活推着走,就请从生活那儿拿点什么。或柔或刚的方式,让自己更完整。不必羡慕那些“幸福”的人,他们自有方法论。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真是罗曼蒂克的一句话。

既然,每一天的醒来,都还活着。那就像小树苗的根吸收水分和营养一样,从这个世界上,吸收你需要的,想要的,对你好的吧。茁壮成长。

永远不要觉得读书乏味。读你喜欢的,你觉得有趣儿的就多读,读更多,你会发现更多有趣儿的。

永远不要放弃学习好的东西,你今天学会模仿张国荣,明天可以学会炒个家人、爱人喜欢吃的菜。管你学的咋样呢,别停下就是了。

永远不要停止记录生活和内心世界。它会证明你的成长,并成为你成长的助力,更是多年后一份精美的纪念品。

年轻人啊,要张要狂,可得找对方向哟!

白昼黑夜的交接是漫长的过度,而黎明与黑夜的交接却是一瞬间。

愿你做个有趣的可人儿,如诗押韵,如歌灿烈,如书丰满。

路走的坦荡,心放的宽敞。

灵感总来自于心灵的触动,生活中的琐碎,恰巧上了眉头,攻上心头,不写就愁或忧。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顶一下
0%
返回首页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化缺陷为美丽

    梅兰芳年轻的时候去拜师学戏,师傅说他生着一双死鱼眼睛,灰暗、呆滞,根本不是学戏的材料,拒不收留。

  • 年轻不去折腾,你活着干嘛?

    当你意识到生命有多宝贵的时候,你就会特别惜命,但惜命最好的方法不是养生,而是折腾自己,把自己的生命淋漓尽致地燃烧透了:        2015年年初的一场“咳血”